家庭麻将馆严重扰民:山西青铜博物馆开馆

文章来源:律法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2日 15:46  阅读:1370  【字号:  】

——读《匆匆》有感

家庭麻将馆严重扰民

那天中午,我和我的朋友,还有她成天上、下学的那个男生一起去吃饭,回来的时候我拿着水枪对着那个男生挤了一下,我原以为他不会在意。谁知他拿了一个比我水枪大好几倍的水枪来挤我一下。被挤得我随手拿了一个纸棒子扔了过去,谁知扔到他的脸上同时也把他的眼镜弄坏了。没办法,我又没钱,只好放学以后去问我爸要钱赔他。

那次场景在我心中留下刻骨铭心的印象,总也抹不去。我永远忘不了同学们的嘲笑和那个被遗弃的礼物。

爸爸要带我去越野车了,因为弟弟每次来都要越野。的、爸爸开着车在小山坡上,小坑里,跑来跑去,爸爸看见有一大坑水,就开着车直接冲了进去,水花澎到天上,洒出一种种图案,越野完了,我和妈妈下车,在沙堆上写字,画画。




(责任编辑:颜丹珍)

相关专题